您现在的位置是:天主教在线 > 其他分类 > 文章小品 >

游历黄山纪事

2020-04-22 10:36:12文章小品 人已围观

简介游历黄山纪事 (一)云飞水飞山亦飞(墨蓝色的天幕下,晓岚缭绕。摄于凌晨5点多)(云海汪洋恣肆地装点着诸山峰。稍迟后的拍摄)(一阵风过,悬崖峭壁还是若隐若现。7时的拍摄)(早晨6、7时往光明顶进发时的拍...

文前导读: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一)云飞水飞山亦飞

云飞水飞山亦飞
(墨蓝色的天幕下,晓岚缭绕。摄于凌晨5点多)
云飞水飞山亦飞
(云海汪洋恣肆地装点着诸山峰。稍迟后的拍摄)
云飞水飞山亦飞
(一阵风过,悬崖峭壁还是若隐若现。7时的拍摄)

云飞水飞山亦飞

(早晨6、7时往光明顶进发时的拍摄)

“大地深渊都在他的手中,高山峻岭都是他的化工,海洋属于他,因为是他所创造,陆地属于他,因为是他所形成。”(咏94:4-5)在我游历黄山的日子里,圣咏上的这句话一直盘桓在我的脑海里。

倘若说这辈子我曾有过什么臆想,那就是要做一回仙子,哪怕一会儿半时。只要暂时性地抽离这纷扰莫名的尘世,让我的身心灵恢复元气,归依那纯白如昔的原版,我认为是很有价值的一件事儿。想来也不太难的,因为只要找准了地方,而且心坎上藏有一个通往天堂的管道,那我的“仙子梦”就做成了。

黄山——让我美梦成真!

主历7月1日,夜宿海拔1700多米的玉屏峰顶旅馆,入夜,松海茫茫,松涛阵阵;凌晨4时20分晨起,墨蓝色的天幕上一轮明月依然独挂,幽静清冷,气度超然,那是韩愈(另说为孔子所作)《幽兰操》式的一种持守和贞操:“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今天之旋,其曷为然。我行四方,以日以年。雪霜贸贸,荞麦之茂。子如不伤,我不尔觏。荠麦之茂,荠麦之有。君子之伤,君子之守”;晓月下的黄山诸峰被晨雾云海肆意缠绕,银白茫茫的雾气一如姑娘轻忽飘逸的衣裳,长袖善舞,它们柔柔的飘过来又飘过去,从游人的脖子、肩膀、脸颊上等轻拂过去,就如一个缠绵不绝的痴情人儿,给人一种最温柔的攻势,游人一下子被整得空灵超逸,呈飘飘欲仙状;放眼了望被云海晓岚装饰得若隐若现的远山近峰,恰如布网于天地之间的气势恢弘的立体国画大画卷,或者更确切地说,像一座又一座漂浮在空中的水墨画岛屿……

这一切如梦似幻,似幻如梦,教人如何辨得真假?偶尔风从东边来,云海霎那间便集体撤离,齐齐往西边去了,而东边的诸山峰便会忽地露出一个俊朗的面目。倘若东西南北处同时有随意之风在吹,那眼前变幻的不仅仅是风景,还有目不暇接的动态之美,是“云飞水飞山亦飞”的仙子境界。曾听一友人述说一段子,她曾约三俩好友在岩石边憩坐,忽有一大团云海漫漶过来,她对面的友人骤间消失,一时令她花容失色,不消一会儿,云雾倏地飘逝,友人浮现如“昨”,于是她们相视而笑,微醉不醒。

这便是名副其实的黄山云海,它总爱漫无目的地白茫茫地走,脚跟无线,游学中天,与游人相遇似“爱人亲临爱抚,甜于美酒”(歌1:2);云海是上主给黄山定制的美丽衣裳,在“排云亭”景点四周有仙人晒靴、仙女打琴、仙女绣花等含“仙”字的景点名字,无不令人走进云海的深处,与奇峰对语,临古松长吟:“苍天宣扬他的公道,万民目睹他的光耀。(咏97:6)”;人、山、云海合一的境界,这是否是上主最初创世的和谐优雅之天地?

黄山的云海变化无常,上升下坠,回旋舒展,但正因为此境,才使得“人是境中仙,仙是境中人”,当我们一行自玉屏峰取道百步云梯向光明顶进发时,一路上,云海时作惊涛拍岸、翻江倒海状,时作轻薄的情人撩拨之势,时而在耳旁轻语几句、随即逃遁,时而在人的脚跟前磨蹭不去,极尽调皮之能事……我发觉自己逐渐逐渐变成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在天庭踏云漫步,自远古洪荒,自莽莽森林,一人游弋于此,与风同语,与云同住,与黄鹂鸟(黄山的黄鹂鸟太多了)同声唱和,高声颂扬伟大的造物主天主,直到日月终穷,直到地老天荒……假若幸得俩仨位天使与我同住同行,此身早已在天堂;倘若上主天降玛纳,那么我将永居于此:“愿君拉着我的手,随你奔跑”(歌1:4),远离这喧哗的尘间,远离一切口唇舌战,远离世间所有空无虚名,远离那些终日牵肠挂肚“蹂躏”身心又催人老的俗务职责……是的,此时,在黄山的云海中,好天主蒙福于我,我向伟大的造物主虔诚颂念:“你给我划分的是优美的地区,我分得的产业实在令我满意。”(咏14:6)

是的,上主青睐黄山,上主在创世时,肯定是他有意让之留在中华大地上的一个别致盆景。是黄山,让我暂时性地逃离人世的纠葛,在云淡风轻中,让所有纠缠心灵成长、灵魂蒙尘的地方自行消散,荡涤清平;“你们若细心听我,你们就能吃丰美的食物,你们的心灵必因脂膏而喜悦。你们如果侧耳,走进我前来听,你们必将获得生命”(依:2-3),怪不得,历代几多文人名士在当时尚无缆车等任何现代交通工具的境况下竟然数次攀登黄山,无不是让他们疲惫的心灵得到些许的缓解——在大自然的造化之中,疗伤自愈。

黄山的云海,莫非是炎黄文化的积淀?产生于每个向往天堂的人们中间。

云飞水飞山亦飞

(飞来石景观前,下面的万丈深渊处,云海呈翻江倒海状)

(二)黄山挑夫
黄山挑夫
(就是这张照片,值得我珍藏一辈子)

“我从云端的生活一下子跌进了现实之中,当我第一次遇到黄山的挑夫们时”,我在当天的旅行日志中写进了这样一句话。

假使说7月1日上午在云海里的那番畅游,让我觉得自己似乎“成仙”了的话,那么午后,丽阳当空,在我们一行赶往北海景区观看李白当年“梦笔生花”之景点时,途中遇见了诸多黄山的挑夫们,则让我一下子赤楞楞地回到了现实当中,我要面对一个需要五谷百果、衣食住行的尘世,身边来来往往的挑夫们,他们都挑着至少150多斤的供山上旅社、饭店里的游人吃喝果腹的食物及生活必须品。

感谢上主,让我遇见他们,我尚没有“资历”永远活在美好的“真空”中,早上的仙境于我心已足够,储备之深,足以让我的余生在忧愁困恼时,透支一些晨雾云海进去,也许可疗。回想起“大博山显圣容”的章节里(玛17:1-9,谷9:2-10,路9:28-36),当伯多禄见了耶稣那满身耀眼的光华时,大概是如痴如醉了,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张搭三个帐篷:一个为你,一个为梅瑟,一个为厄里亚。”但耶稣最终,冷静地带领他们下了山。

这一幕很有意趣,我常同伯多禄一样,热爱着痴恋着诸多人间不食烟火的一切,其实,我知晓,我的时候未到,因为我的“修炼”远远不及。

于下午天气渐热时分,遇见黄山挑夫让我和现实撞了个正中满怀,看,他们沉甸甸的担子里装着大米面粉、柴油气油、各类饮料等,每遇见他们,我们一行便自动退到边沿,好让他们走正道过去,而我总情不自禁的向他们投去钦佩的目光,因为成长于农村的我,总能特别地体会当年在生产队担烂稻杆、挑烂谷子的父辈们的情景,那种难以承荷的苦累和疲惫,总叫我的心陡起莫名的怜惜和牵挂。眼前这些黄山的挑夫们一路挑一路不忘大声地向游人们吆喝着:闪开,闪开,呵!闪开点儿——以提醒游人们,他们来了,得让道给他们了。因为无论上山下山,这么重的一副担子压在身上,得狠憋着一口气来挑的,而且还存在着物理学上的一种惯性运动,应该是蛮有冲击力的,所以游人若不及时闪开,对他们来说是件很纠结的事儿,虽说他们途中也有停歇,但至少也得挑几个小时(北海景点附近没有缆车)。一路上,众人都蛮自觉地闪开,让道给挑夫们,但也有极少数人视而不见或者说起了反感,他们犯嘀咕道:闪开闪开,闪什么开?或许是游人对这些没有身份、没有地位、靠出卖体力劳动的挑夫们的一种轻慢,或许不经意间,对黄山的挑夫们投去那么一丝蔑视的嗤笑——而所有的这一些,都使我的心“疼痛”,我好想告诉这些有“身份”、“地位”的人:黄山少不了挑夫,是他们托起了黄山的和谐运转,虽然挑夫的作用是隐性的,他们的职业决定了他们永远成不了政党特权下的镁光灯红人,也永远不可能是政党的受捧之人,但他们永远是天主所钟爱的默默做着奉献的人间之最厚道者。

曾几何时,我们总爱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曾几何时,我们总仰望那些有权有势的,而无视那些清洁工、挑夫、菜农、花农、排工等,但在天主的国内,工种不分贵贱高低,只有分工的不同,今日世俗上的高官厚禄者也许就是圣经上所说的那个在地狱里向拉匝禄讨一滴水润喉解渴的大财主,是的,在主前审判时,上主大概会问:你行了多少善事?而不会问:你的官位几级?是初中生还是博士后?是国家主席还是平民百姓?《得前》说得好:“又要立志作安静人,办自己的事,亲手作工,正如我们从前所吩咐你们的”(得前4:11),《得后》同样告诉我们:“我们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吩咐你们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得后3:10)

勤劳如他们,或许,他们深知:清白的良心是夜晚一个温柔的枕头。

请再容我述说一下题头下的这张照片,这是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照片,是被我的同事抢拍下来的,但对于我来说,弥足珍贵,值得我珍藏一辈子。

当时画面上的这个挑夫大概挑累了吧,他停了下来,用一根木杖支撑着高低台阶上一前一后的两边货物,在歇息。我们一行见他在歇息,就靠近过去,请求他让大伙们也挑挑看,因为他们想试试自己的膂力,轮到我时,他托着我后面的那袋货物,不放手,我大叫:放下,让我挑挑看。他就是托着那个大袋子,不放手。我再说:你放手呀,我要挑了。他还是不听,托着。我急了,问:你为什么不放手呀?也就是说,整个过程三十来秒钟,我根本没挑着,他“死”不放手,随即他憨憨地说了一句我这辈子永远忘不了的一句话:“我不忍心啊。”当我把扁担交还于他时,我发觉我的眼眶湿润了,这是怎样的一个普通又何等善良的人哪,不经意的一句话,“我不忍心啊”,让我记住他一辈子,让我倍感温暖,他的爱,是无私、细致的,是暗中的锦囊相助,像天使之光一下子照亮了我的心头,他是敏锐聪明的,是最能体谅人的人,他怕这担子压垮了这位文弱的女子,为使我免受“伤害”,他“固执”地托着那袋子货物而不顾我的“请求”,我莫非是路遇天使?在此,我向他表示敬意,也向所有像他一样质朴善良且怀有一颗天使般细腻之心的黄山挑夫们致意,我想告诉他们:是你们,黄山的挑夫们,托起了这座高山的气质和美丽。

千万年来,静谧星空,群星闪烁,中悦上主的,或许就是那些职位卑微而品格高尚的人们,就如黄山的这些挑夫们。

黄山挑夫

(黄山挑夫的背影)

(三)印象宏村

“凡口渴的,请到水泉这边来!那没有钱的,也请来罢!请来买不花钱,不索值的酒和奶吃”(依55:1),我总是感恩着上主予我的安排。

黄山之旅,于我是一级一级的“向现实滑去”,最后的行程是去黄山西南麓的一个古县,叫黟县,黟县里有个宏村,宏村保存了较完整的明清时代村落原型格局,是徽商、徽文化的集中之地。

为游人者,进入宏村,既可欣赏其山光水色之民房,也可体察其淳厚质朴之民情,更可了悟其尊儒重教、崇耕敦礼之遗风。

7月2日上午,气温飙升,天气骤热,越过检票口,一踏上宏村,“画里乡村”已优雅地呈现在眼前,它给我的第一眼是宁静开放式的,气味清新,我发觉这是一个不太大的村庄,但湖泊、小巷、绿树、粉墙、黛瓦,一派诗情画意,它和黄山之美是两种风格类型的,前者是气势磅礴,恢弘大业式的,可眼前的宏村是小家碧玉、“小桥流水人家”的,前者纯属自然,后者则属于被改造了的自然,这么一个像存在于油画中的典型的江南水乡,几百年来,就这样温柔可人地躺在那里,玲珑剔透,不能否认,我有一见钟情的嫌疑。

我们一行先是沿着宏村的南湖走,在早晨金色阳光的漫天妆点下,湖面波光粼粼,尽显炫丽和迷人,整个南湖像姑娘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使宏村凸显灵气;岸边杨柳、木棉、古榕轻拂,似火热又羞答答的少女,总是趁游人不在意的时候,摩挲一下他们的脸颊,然后,含羞遁逃,抿嘴含笑地静立在那儿,假装着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令人不觉想起李清照的“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意境。

南湖中央有石砌的小路,穿湖心而过,中有一座石拱桥,跨过石拱桥,就进入宏村村口,一颗红杨器宇轩昂地挺立在那儿,按牌子上的说明:它始于明永乐年间。这棵红杨可是全村的“名人”,全村不论贫富贵贱都喜欢来这儿闲聊侃大山摆龙门阵,它是当年资讯的发源地,是信息的高度密集之所,是村民们的共享空间,还有,每逢过年过节、婚丧嫁娶,村民们都会绕着这棵古树走三圈,以祈求带来好运,我不怎么认为这是迷信,这是他们对于美好生活的一种盼望,就像我们总喜欢取一个吉利些、文雅些、喜气些的名字一样,这是人类的天性,虽然这种习俗,于我们教会看来,显得多少有点荒唐和可笑,但我们假若换个角度来看,还是值得包容的。

如果说南湖是宏村的“封面”,那么红杨树则是它的“封二”,而进入密密麻麻的一户户巷陌人家,便是翻开宏村这本书的“正文”了。随意折进去哪一条小巷,皆古弄幽幽,粉墙斑驳;时有青藤攀墙,绿树摇曳,光影交织,正是:老墙如天书,巷弄似诗行。

这成百条纵横交错的小巷像音符弦子镶嵌在宏村的排阵布局之间,房子皆清一色的明清式样,而且任何一所房子都没有窗户,因为当年常年在外经商的徽商们怕妻子红杏出墙,而有意为之。这种封闭式的明清院落同时展示了极强的宗法家族孝悌伦理观念,比如:长尊幼卑、男尊女卑、嫡尊庶卑、左尊右卑等,这是典型的徽派建筑的造设,这在承志堂、树人堂、居善堂、德义堂、桃园居、敬修堂、碧园里得到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呈现和诠释,对于这种等级森严的布局,我实在喜欢不起来,我总是趁导游介绍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地溜出了外面的天井处,因为对于徽派建筑中其天井的设计,我倒情有独钟。

这里的每座房子几乎都辟有一个天井,它通天接地,集采光、通风、换气、排水等于一体,由于徽州的老爷子们常年在外,几多妻妾们自然而然地被关在屋子里成怨妇,春夏秋冬,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外面世界的阴、晴、雨、雪、声、光、影、风等大自然之景象,这天井是给这些怨妇们接通外界的唯一通道,虽然徽商们这种对待妻妾的做法不太人道,但较之于今天耗费能源过度的我们来讲,这种设计倒还有环保的一面,低碳式的,是人类充分利用自然的佐证,一是中华古老科技文明的体现。当然,如果老爷子们在制造天井时,在环保节能的基础上,同时如果对他们的妻子们多开几扇窗户,那将是多么两全其美的好法子,即人道又节能。因为谁都能理解那个年代的怨妇们一个人在家养儿育女操持家事的那份心酸和苦劳,我曾见过一口井上有三个井眼的水井,上面有岁月勒刻的绳痕,印痕厚重,我认为那是徽州商妇盼夫思夫的累累伤痕。

宏村与水相依,村前有南湖,村中有月沼湖(或叫月塘),远眺,好像“半个月亮落下来”,它是半圆形的人工池塘,取意:“花无百日红”、“长盈必亏,半亏有盈”,“凡事留有余地”,“话不能说尽”……家家户户之间,有一水圳从村西引水入村,九曲十弯,贯村舍,流清泉,老墙分列两旁,到底是巷随溪,还是溪随巷,两者已如庄周梦蝶,难以分辨。

有趣的是,我在其中一家小店(家家户户都开店卖小商品),居然看见有水穿过他家的厨房,我问主人原由,主人哈哈大笑,曰:“不足为怪,不足为怪,我们这里有好几户家的厨房下面流淌着溪水呢”,我想,这是否寓意了四水归堂,肥水不外流的含义呢。

在宏村,令我印象颇深的还有他们的三雕楹联,即砖、木、石雕,我大致将它们分为三类,即节俭、读书和休闲。如:“克俭克勤其家乃力,耐苦耐劳创业之本”,“善贻谋于后嗣学礼学诗,凛遗绪于前人克勤克俭”,“继代有清风,承家多旧德”等;读书的比如有:“春云夏雨秋月夜,唐诗晋字汉文章”;休闲的有“催耕听鸟知时序,占候无书识稔年”,看来,当时名震全国富甲一方的徽商们并不像今天的富一代、富二代一样,他们提倡以节俭为本,且闲来亦耕亦读,亦农亦学,得闲且闲,得乐且乐,读几本书,临几帖好字,过个田园生活,这是否就是我们现代人倡导回归的一种优雅、高品质的生活方式呢?

待我们观毕出来,导游说:“村左边还有个书院呢,可惜我们没时间了。”但我看见满园满园的荷叶,上面缀满粉色荷花,不愧为“莲叶田田拥书院,朗朗书声传广野”,书香盈笃的书院,是否中华名族传承的一代又一代的民生文化之食粮呢?

导游又告诉道:夜晚的宏村最漂亮,因为它晶莹、秀丽、清幽、恬静,听说这是徽派村落的又一景观,但,正如一幅画的“留白”一样,我愿意就此离开,随缘而来,缘尽而去,这样在心中,或许能更惦记着她,随时随地,牵念如诗。

拓展阅读: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游历黄山纪事

Tags:

相关文章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3812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